硅谷三剑客的太空竞赛

太空探索的高潮会在2019年卷土重来吗?

编者按:人类的神话故事中从不缺少对于太空的想象。上世纪以来,美苏之间的冷战极大地提升了迈向太空的速度,实现了技术创新的飞跃。如今,21 世纪,随着人口增长导致地球不堪重负,人类又一次把目光瞄准了太空这块尚未开发的处女地。尽管公共部门探索太空的步伐较为迟缓,但不少商界领袖们早已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本文作者Murto Hilali,原文标题The Silicon Valley Space Race。

nasa on unsplash
图片来源:NASA on Unsplash
首先,我得表明一个惊世骇俗的观点,那就是《星球大战》(Star Wars)电影被高估了。

等一下,在你们关掉这篇文章之前,先听我说完。

但《星球大战》描绘了一幅先进的多行星文明的图景,在那里,行星间的旅行司空见惯,星系之间,而不是国家之间形成联盟。

《星球大战》可能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前的一个遥远的星系里,但这一设想在未来成为现实的时间可能比你想象的更早。

我们从一开始就对太空着迷

我们对太空的向往在众多的古代神话中占有重要的地位,统治着整个文明的生活,从 6 世纪开始就有详细的天文记录,就连据说建造了金字塔的外星人也来自太空。

在 20 世纪 50 年代到 70 年代,探索太空的步伐开始加速,这是美国和苏联之间的竞争,也被称为 ” 太空竞赛 “。

作为冷战两大阵营的代表,历史上这两个国家都试图在航空航天能力方面超越对方。

苏联发射了三颗人造卫星,Sputnik 1 号到 3 号。美国随后成立了 NASA。苏联人把 Yuri Gagarin 送入了太空。然后美国把 John Glenn 送入了太空。这就像看两个超级强手之间在打一场价值 10 亿美元的乒乓球比赛。

然后,1969 年 7 月 16 日,他们把人送上了月球,拍下了我有史以来最喜欢的照片之一。
登上月球

Buzz Aldrin 在月球上,或者在 Seattle,我也不知道,毕竟我没去过
我跳过了中间的几段历史,但这应该能让你大致了解人类向太空迈步的历史。太空竞赛时代是一个技术和创新空前增长的时代——当时的美国甚至还没有解决种族歧视问题,就已经把人送上了月球!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对太空探索的呼声不像过去那么高涨了。但后来,美国人对这一话题又重新来了兴致。

太空探索的高潮会在 2019 年卷土重来吗?
我们生活在 21 世纪的太空竞赛时代,但这次不是国家之间的竞争,而是硅谷科技巨头之间的竞争。还包括一位英国大亨。

地球上有点儿挤了

人口过剩是个大问题,这不是什么秘密,但对于许多发达国家的人来说,很难想象它的严重性。

人口过剩可能与许多其他全球危机有关,包括粮食短缺、流行病和贫困。随着全球气温和海平面上升,我们将会看到越来越多的气候难民,世界各地的人口密度将会增加。

到 2050 年,人口预计将达到 93 亿。到那时,我估计地球可能会不堪重负——好家伙,你该如何兼顾近 100 亿人类的吃喝拉撒衣食住行呀?!

我们确实快没地方了。

幸运的是,太空中有更多的空间。而当前,太空探索不再是 20 世纪 60 年代热情的美国人或 George Lucas 的白日梦了,殖民其他星球可能是我们作为一个物种生存的唯一机会。

虽然公共部门(对,NASA)在将这一愿景变为现实方面明显行动迟缓,但私营部门相当热衷于成为太空时代的领导者。

目前科技大亨中新闻头条的常客可能是 Mark Zuckerberg 了,但 Facebook 迄今尚未宣布任何殖民火星的计划。(尽管我愿意花钱去看一场讲述如何把社交网络设置在太空中的电影——名字可以叫《太空网络》?)

我们关心的是秃顶的亿万富翁、古怪的企业家和君主式的大亨——好吧,也许这些外号有点夸张?

Jeff Bezos、Elon Musk 和 Sir Richard Branson 都是引领商业太空探索之路的企业家。他们都在硅谷吗?从技术上讲,不是,但 ” 硅谷太空竞赛 ” 是一个听上去就让人热血沸腾的标题,对吧,所以我请求大家不要太较真。

下面是对他们每一个人计划的概述,为了让我自己开心,我还会列出他们的 ” 数据 “,就好像他们是即将开打的拳击手或者口袋妖怪(Pokemon)一样:

Jeff Bezos:Blue Origin

记录:85 次收购
绰号:秃顶的亿万富翁,Seattle 左撇子,Jeff Bozo(Donald Trump 倾情创造和赠予)

特殊技能:当日送货上门(仅限于 Prime 会员),以及字面意义上的世界上最富有的人

大多数人把 Jeff Bezos 和电子商务巨头亚马逊(Amazon)联系在一起,但 Blue Origin 完全是另一回事。2000 年,Bezos 创立了 Blue Origin,尽管他不是首席执行官,但他最近公布的太空殖民计划会让 Jules Verne 感到骄傲和自豪。

今年 5 月,在华盛顿特区的一次活动上,他勾勒出了人类未来的宏伟愿景。Bezos 谈到了太空中大量还没有开发的殖民地,它们可以用来耕种、建造住宅甚至是娱乐空间。
同时,Bezos 并没有假装这些事情会在我们的有生之年实现,但他希望年轻人(比如,我)把火炬传递下去,让它在未来实现。

但是,他决定建起基础设施,好使得未来这一愿景更容易成为现实——以下是 Blue Origin 正在进行的一些项目:

有点儿酷,对吧?
Blue Moon:一个月球着陆器。而在 Blue Origin 的网站上,Blue Moon 更大的变型将被设计用来搭载一艘登月舱,以期在 2024 年之前让美国人重返月球。

所以,是的,他们想把人类和 NASA 同时送上月球。

New Glen:这个巨大的(超过 90 英尺高)轨道运载火箭的目的是 ” 为前往太空铺路 “,且实现了一级火箭的可重复使用,更不用说它会在历史悠久的 Cape Canaveral 发射了。
Elon Musk:SpaceX

记录:售出了 35000 顶帽子,20000 个火焰喷射器,还创立了 30 多亿美元的公司
绰号:古怪的企业家,好斗的未来主义者(但仅限于密友)

特殊技能:跟 SEC 掐架,把自己的想法变成现实,以及发推特。

图片:SpaceX on Unsplash
没有多少人会像电影里的 Tony Stark 一样,但说实话,如果有一天看到 Elon Musk 穿着超能力盔甲——当然,必须是电动的——在火星上与外星人战斗,我也不会感到惊讶。

Musk 以各种各样的原因而闻名——硬核玩家、与 SEC 对着干以及极其聪明。然而,我们或许应该在这个清单上加上开拓火星殖民地的大胆尝试。

这位企业家经常表示,他相信殖民其他星球,特别是火星,是人类物种长期生存的唯一途径。但他也有更宏伟的愿景——

我认为,从根本上讲,如果我们是一个太空文明和多星球物种,我们的未来会更家令人兴奋和有趣。你想从事物中获得灵感。你想要在早上醒来的时候想到未来会很美好。这就是太空文明的意义所在。

—— Elon Musk

殖民火星,听起来就很酷,这是一个相当大胆的举动。而 Musk 不仅仅是说说而已——以下是 SpaceX 已经实现的一些事情:

Falcon 9:由于每个人都在研发可重复使用的火箭,现在看起来似乎已经是行业通行的惯例了,但当 SpaceX 实现了世界上第一个轨道级火箭的再发射时,的确令人印象深刻。他们在 2016 年为 NASA 进行了一次货物补给飞行,然后在 2017 年又发射了一次一级火箭。

70 米高的 Falcon Heavy
Falcon Heavy:能够载荷 64 吨,是目前地球上最强大的火箭。Falcon Heavy 的一级火箭拥有 27 个引擎和 3 个核心,在升空时可以达到 500 万磅的推力——这是一个绝对不可小觑的推力。当然,你可以送一辆价值 20 万美元的 Tesla 跑车到天上去。

绝对够硬核了
Richard Branson:Virgin Galactic

记录:承诺在未来 10 年内为气候变化提供 30 亿美元,嗯,没错,这就是他的记录
绰号:Sir Richard Branson,嗯,没错,这就是他的绰号

特殊技能:不系领带,超凡魅力,寻宝(最后一个我不确定,我怀疑可能是真的,因为他有一件很酷的夹克,不穿着寻宝简直可惜了)

Virgin Galactic —— Virgin Group 在美国的航天部门——与这份名单上的其他公司略有不同,因为它更专注于太空旅行而不是殖民——考虑到 Virgin 毕竟是英国公司,我想其中的讽刺意味还挺浓的。
撇开帝国主义的阴影不谈,Sir Richard Branson 是一个证明企业家可以利用他们所拥有的技能实现什么目标的典型例子。Branson 的目标是使太空探索民主化,这是太空旅游的一种奇特说法,在不久的将来,太空旅游可能比星际殖民更触手可及。这是他正在做的:

SpaceShipTwo:作为 VSS 联合系统的一部分,SpaceShipTwo 在去年 12 月实现了亚轨道飞行,有两名飞行员以及一个代替乘客的人体模型,报道说她的名字叫 Annie。

对吧,这件夹克绝对有够靓
Celebrity Buzz(名人效应):这算不上是什么技术壮举,但尽管如此,还是值得一说的。Leonardo DiCaprio 和 Justin Bieber 等名人已经为维珍银河 Virgin Galactic”90 分钟、25 万美元 ” 的太空飞行预付了定金。

我们可以畅想的未来

在过去的几年里,这些人一直面临着很多批评,因为他们仿佛还陷在自己的童年幻想中不肯出来。这么说其实也无可厚非,毕竟地球上还很多有更紧迫的问题要解决,比如气候变化和饥饿。

我认为拯救我们世界的方法有很多,其中一个可能就是向外太空扩张。如果幻想能够确保人类的生存,我非常愿意接受那些幻想。

如果这次太空竞赛能像上次那样极大地促进技术创新,我想我们都应该感到兴奋。一想到未来的太空旅行和探索,我就忍不住有着一种难以抑制的兴奋感。

你知道,也许我真的喜欢《星球大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