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危机为什么总是十年一次

过去40年中,每10年左右年都会发生一次世界金融危机,2018年底,新的金融危机已经到来。

为什么金融危机总是十年左右一次?

首先我们得知道,金融危机是什么?

   金融危机一般指金融资产价格大幅下跌30-70%以上,或大量金融机构破产或区域甚至全球金融市场股市,债市,楼市全线连续暴跌。系统性金融危机指的是那些波及整个金融体系乃至整个经济体系的危机,比如1929年引发西方经济大萧条的金融危机和2008年爆发并引发全球百年一遇金融危机。

  金融危机的特征是人们基于经济未来将更加悲观的预期,整个区域内货币币值出现较大幅度的贬值,经济总量与经济规模出现较大幅度的缩减,经济增长受到打击,往往伴随着企业大量倒闭的现象,失业率提高,社会普遍的经济萧条,有时候甚至伴随着社会动荡或国家政治层面的动荡。

  现代金融上近120年时间中,1900-1971年之间是比较少发生金融危机的,除在1929年的大萧条。

  但是在近30年,已发生了三次的比较大的金融危机(1987,1998,2008)。

  为什么近120年很少发生金融危机,但是近3年会有这么多次的金融危机?

我们政治课还学过一个理论,一个国家的货币,是由国家储备的黄金决定的。货币的价值是黄金价值的提现。这个理论叫做 金本位。而现在,1973年之后,很多国家的货币和黄金储量完全无关。这个也说明了一个问题,贵金属没有货币价值了,黄金,期货,比特币,股市,全是资本营造的数字游戏。而这之后,我国的货币严重超发,体现为广义货币M2就从40万亿翻了4倍到168万亿,还有银行理财所代表的影子银行从5000亿翻了60倍到30万亿,加总之后的中国真实货币在十年之内翻了5倍,年均增速接近20%。

  超发货币,可以更多的稀释有钱人的钱,但是因为各种问题,实际上超发的货币最终也难到最底层的人民手中。最后贫富差距被拉得越来越大。

2008年的金融危机,还历历在目。

掌握着货币供应的美联储是金融市场的天,滔天的祸水正是来自美联储。

   危机的源头要追溯到2000年,那年美国的科技泡沫破灭,紧接着于次年发生了911恐怖袭击事件。担心美国经济因此而陷入衰退,美联储紧急减息,将利率降到了前所未有的低水平(图一),并一直保持到2005年。当人们盛赞格林斯潘为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中央银行家时,祸根已悄然种下。2001年至2005年低利率环境中形成了美国战后最大的房地产泡沫,2005开始的急促加息刺破泡沫,引发金融海啸。

   美联储向市场注入的大量流动性并未进入实体经济,和我们今天在中国看到的一样,资金避实就虚,涌进了资产市场。由于股市刚刚遭受科技股暴跌的重创,房地产就成为不二的选择。

   投资者偏好房地产,因为股市低迷造成融资困难,科技创新暂时退潮,缺乏新的增长点,实体经济的投资回报不能达到预期。另一方面,房地产供应短期具有刚性,资金进入带来房价的上涨,立刻就可看到资产增值。在不断上涨的房价和低利率的诱惑下,美国家庭大借按揭,负债率直线上升(图二),按揭贷款余额对GDP的比率从2001年的60%,冲到2007年的100%以上的高峰。

2008年的大反转是对金融和实体长期脱节的惩罚,极具讽刺意味的是,惩罚之手和肇事之手都是同一只。

   当货币发行超过实体经济中财富的创造时,通胀是必然的结果。意识到通胀抬头,美联储于2005年开始加息,动作之快,就像2001年减息一样。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17次加息将基准利率从1%提高到5%以上,这使得美国家庭偿还按揭贷款的月供负担增加了50%到100%不等,对于几乎没有现金储蓄的美国月光族家庭来说,简直就是当头一棒,很多家庭因此宣告破产,来自实体经济的现金收入不足以支付债务还本付息的现金流出,用会计学的语言讲,加息使家庭的资产负债表问题转化为现金流量的问题。现金流枯竭之时,便是金融危机爆发之日。

   家庭负债能力归根结底是由实体经济中的收入决定的,而收入又取决于效率也就是劳动生产率。美联储利用低利率诱导家庭增加负债,却不能相应提高它们的收入即偿还能力,因此增加而不是降低了金融和经济的系统性风险。

   低利率时期,欧盟和美国都经历了加杠杆,也都在2008年泡沫破灭后被迫去杠杆。美国去杠杆明显比欧盟快,这是美国经济复苏强劲的一个重要原因(参照图四)

   在2001到2005的低利率时期,美国房地产出现明显的泡沫,房价收入比脱离历史平均线,持续上升到2008年。地产泡沫破灭后,这个比值随着去杠杆的进行,在两三年的时间里重回平均线。

   2007年,美国家庭部门发生大面积的债务违约,作为抵押品的房屋被银行收回,银行再把这些房屋在市场上拍卖套现用于抵债,由于卖家太多,房地产价格崩盘了。

   房价的下跌促使银行要求债务人追加抵押品,财务原本就紧张的美国家庭捉襟见肘,更多的家庭宣告破产。在房价下跌和债务违约的恶性循环中,以按揭贷款为基础的证券(MBS,Mortgage-backed Securities)价格大跌,拖累重仓持有这些证券的金融机构例如雷曼兄弟和花旗银行,雷曼兄弟在请求政府救援被拒后倒闭,金融市场发生恐慌,恐慌情绪经由MBS和金融衍生品的交易迅速扩散到全世界。

   凯恩斯主义者将危机归咎于华尔街,指责华尔街在贪婪驱使下的金融创新过度,例如次级按揭(Subprime Mortgage)、次级按揭为基础的证券化资产MBS、 CDO(Collateralized Debt Obligation)等等,经过层层包装之后,终端投资者已经看不清底层资产的风险所在,贸然购买衍生金融产品,“受骗上当”。银行则卖出打包资产回收现金,发放更多的次级按揭,如此形成恶性循环。凯恩斯主义者虽然没有放过美联储,但他们的批评集中在监管而不是银根的放松上。

   创新过度和监管不力的解释听起来很有道理,却经不起仔细的推敲。为什么不早不晚,华尔街偏偏在2002年之后掀起一轮金融创新高潮?原因仍然是美联储的超低利率(图一)。

   数据显示,次级按揭和MBS的猛增都出现在低利率时期。受美联储基准利率的牵制,现有金融产品的收益率未能达到华尔街的预期,金融机构自然瞄上了收益和风险相对较高的次级按揭贷款,用金融工程的方法,打包按揭贷款,切块卖给投资者。

   在不断上涨的房价面前,投资者只顾获取这类金融产品的高收益,对于风险则视而不见。我们固然不能因此说过度金融创新完全是低利率的结果,但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在相当大的程度上确实要对金融创新负责。

   危机爆发后,美联储和美国财政部使出浑身解数,紧急向市场投放货币,为濒于破产的大型金融机构和大型企业注资,终使美国的金融体系免于崩溃。凯恩斯主义者这时一面欢呼美联储救市的伟大功绩;一面痛批新自由主义经济学,认为放松和解除管制造成了这场金融危机。学派和门户的偏见之深,可以置事实于不顾!

   尽管美联储化解金融危机的行动有可圈可点之处,我们不会因其救火之功,而宽恕其纵火之罪。罪之大者,莫过于扭曲市场经济中的一个重要价格——资金的价格即利率。价格信号错误,资源的错配就无法避免,错配的表现形式是过度借债产生的虚假需求和不断膨胀的资产泡沫,以及与“非理性繁荣”形成鲜明对照的实体经济的停滞。

而这一幕,其实和这几年国内的现象一模一样。房地产泡沫,超发货币但是进不了实业,最终还是全部涌向于房地产,贷款,影视,游戏等高利润行业。

2019年年初就有媒体报导,世界各地的股市都在崩盘,外汇市场出现了极其猛烈的“闪电崩盘”,全球经济状况正在放缓,恐惧让许多投资者变得极其紧张。2018年的股市崩盘抹去了全球股市约12万亿美元的财富,投资者期待着,到了2019年,情况应该会平静下来。

  但很明显这并没有发生。在苹果宣布第一季度的销售额将远低于之前的预期之后,苹果(205.21, 1.91, 0.94%)的股价开始像火箭一样急速下跌,截至周四收盘,该公司已经损失了750亿美元的市值。与此同时,“闪电崩盘”引发了外汇市场有史以来最剧烈的波动。

过去10年里,华尔街也有过动荡不安的时候,但这些动荡最多只持续了几周。现在已经过去了3个月,这一新的危机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会在短期内减弱。这意味着美国有一堆麻烦。因为一旦这个巨大的金融雪崩完全开始,它将不可能停止。

2019年将会有好有坏,有起有落。但现在已经非常清楚的是,许多人一直害怕的经济衰退终于到来了,2019年的金融危机看起来将是一场难以磨灭的危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