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背后的大团战 – 从补贴到并购

饿了么收购百度外卖。百度发布了截止2017年9月30日的百度第三季度财报,据财报上显示其他收入为人民币42亿元,主要成分是有百度外卖产业所产生。

  2017年8月24日,饿了么正式收购百度外卖,其实价格是多少并没公开。虽然现在已经合并,但是百度外卖成为饿了么的全资子公司。百度外卖仍以独立的品牌和运营体系发展,包括管理层在内的人员架构保持不变。并且度外卖品牌保留18个月给饿了么使用。

美团收购摩拜,是美团全资收购摩拜单车的收购案。2018年4月4日,美团以27亿美元作价收购摩拜,包括 65% 现金和 35% 美团股票。

滴滴吃掉快的后的网约车独家美食,在众声指责中,也迎来了最外行的对手,携程、美团、高德等等,开始抢食网约车市场。高达300亿美金估值的今日头条,展开了一系列横向并购,收购了抖音、小火山以及海外短视频社交。

多名中小商家和百度外卖骑手,都表示饿了么收购百度外卖不会对他们产生太大影响。北京的李女士是百度外卖的忠实用户,她唯一的担心是饿了么收购百度外卖后,会不会进一步形成行业垄断,进而出现配送费涨价的问题。2017年第一季度中国第三方餐饮外卖市场交易规模达843.2亿元,覆盖用户数逼近2亿。饿了么以36.5%的市场份额领跑,美团外卖以33%市场份额紧随其后,百度外卖以17.3%的市场份额名列第三。饿了么联手百度外卖,二者份额之和或超过50%。来自Trustdata的数据却表示,饿了么和百度外卖二者联手恐怕也不是美团的对手。Trustdata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外卖市场交易额近千亿,其中美团外卖占比45.2%,饿了么是36.4%,百度外卖6.3%。

  数据的差异很可能是统计方法的不同。从总体来看,拿下百度外卖的饿了么与美团基本上势均力敌,两家会不会为了一决胜负,展开新一轮的补贴大战?

互联网企业的背后,从补贴大战到收购大戏,转变的如此之快。这是为什么?

  虽然每个孤立的合作并购案例背后,有着各自的独特逻辑,但是不可否认,都有一个共同的底层逻辑在主导着、约束着这些表面现象。互联网的流量故事已经接近到达上限,互联网企业估值,最擅长用来讲故事的内容不足了,一场互联网的大决战正在到来,赶在摧毁力量之前,大家必须合纵连横,抱团取暖。

  随着整体市场上的资金流动性趋于紧张,恶化了互联网公司讲故事的环境,现在不得不快速进行主动或被动的应对。

  下面,分两个原因,来谈谈为什么这件事情会发生。

  这两个原因,一个与互联网公司估值的模式本质有关,另一个,则与资金层面的变化有关。

  第一点,互联网估值的本质,有两个重要指标。其一,用户量的增长;其二,用户留存在平台上的使用时间。

  这是几乎所有互联网企业估值的模型,也就是说罗胖子所说的“时间的战争”。

  我们看到,随着中国多年的智能手机的普及运用,中国的互联网人口已经基本上完成了跑马圈地,也诞生了很多个五亿级、十亿级用户的移动互联网平台。

  相对于中国的总人口,互联网人口数量发展到这个程度,可以说用户量几乎到达上限,毕竟很多移动互联网平台都已经到三四五线城市下沉完毕。再发展下去,空间有限,你总不能不管老人小孩,都要把他迅速培养成互联网用户,这也不太现实,也不符合中国国情。

  那么,流量故事讲完,现在就只能开始讲另外一个故事,用户使用平台的时长的故事。

  要做到这一点,各大互联网巨头都要通过收购、联合等方式,来增加自身平台的业务应用场景,让客户留存在自己平台上的时间变长。

  这就是巨头们最近买买买、或者幕后撮合大交易的底层逻辑。

  第二个原因,就是资金的全面收紧。

  互联网表面看起来是一个科技故事,其实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金融故事。互联网产业的背后,都是大量资本的烧钱。一个互联网公司短短两三年,从无到有,到估值数百亿元,在本质上,就是因为这个地方的资金过剩,而且缺乏很好的去处。

  比如,在北京,大量的企业总部所在地,各种资本泛滥,而制造业并不是鼓励发展的重点产业。在这种情况下,钱是不会进入北京制造业的。早期,钱还可以进入各种红木、古玩、收藏品市场,但是,这些领域本身容量很小,可以容纳的资金有限,如果容纳的钱过多,资产价格就会急剧暴涨,反而让投资变得更加不安全。

  因此,大体量的资金,要么进入海洋一样的吸金大户房地产,要么就进入所谓的「可能性」生意,此处特指互联网。

  有很多人会问,现在、医疗、养老、教育是非常大的痛点,人民群众苦之久矣,这些资金为什么不愿意进入医疗、养老这些刚性需求的行业呢?

  答案是,在这些领域,监管严格,阻力巨大,技术壁垒很强。

  比如,拿医院为例,中国很多医院已经是半市场化的了,郑州第一附属医院,号称全亚洲最大的医院,一年可以做几万个手术,一天门诊量就可以达到2万人次,一年可以创造出160亿元的营业额。

  在这个领域,既得利益群体太强大,专业门槛过高。同时,医院也有很多市场化的精英,一个个院长的脑子不要太好。而且,医保体系十分复杂,还有各种各样的价格管制,都构成了新资金进入的障碍。

  资本不喜欢听这么复杂的故事,除非你有特别牛逼的背景。而互联网不一样,之前没有太多的利益群体,国有企业也不知道如何管理,所以才有成长空间。互联网是在夹缝中成长起来的,这也是中国民企崛起的共同之路。

  我们拿杭州举个例子。2009年以后,浙商体系其实是走向衰弱的。他们不愿意再干实体经济,但是资金没有去处,那么,就在杭州搞互联网,以及炒房。这是阿里系早年的强大融资来源。

  阿里之所以可以不断地烧钱,就因为阿里的故事他们听的明白,无非就是把浙江遍地都是的批发市场搬到网上去。至于阿里做大以后,它背后的融资来源就换成了各种外国的投资机构,上市之后就更国际化了。

  杭州被认为是互联网经济很发达的城市标杆。那么,杭州大量的互联网创业的资金是从哪里来的呢?一群程序员就能有那么多钱?其实,很多浙江民资投资了这些程序员群体,是它们在阿里系的发展过程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如果光看人才,杭州的IT人才真的并不比中西部城市多太多,而西部三大城市的互联网程序员甚至比杭州更多。

  这就矛盾了,为什么中西部没有很多互联网企业呢?道理很简单,因为没有钱烧,没有资本有胆量烧钱。

  魔都上海为什么也没有全国知名的大互联网企业巨头呢?也很简单,因为大量的资金是本地国企与外企。

  国企的投资纪律不允许烧钱,而且上海人民靠着黄浦江边的上交所,炒股票,放放贷款,就能够赚到很多快钱,为什么要去投资一个不确定性呢?

  互联网企业的崛起,需要大量社会民营资本的钱,国企的资金天生保守,害怕国有资产流失,天然不是创业资本的好金主。

  帝都有北方各路权贵富豪,杭州则有大量的江浙富人,深圳更不用说了,各种风险资本与香港资本,后者便宜的融资与地下钱庄,在深圳的创业潮中发挥了极其关键的作用。

  因此,互联网天生就是金融,而且更偏重于民营资本。这就是互联网背后的钱的逻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